天气预报: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位置: 首  页 >> 文化灞桥 >> 正文

一堆典——灞桥典故

发布机构:文体旅游局 发布时间:2017-07-10 15:30 浏览:

今人多与古人一样,十分喜爱灞桥。不过,与其说是爱灞桥,倒不如说是被灞桥这里的文化传说与典故深深吸引。

史载,长安城东有灞水,上有桥,称灞桥,也称霸桥;桥上有驿站,称灞亭;附近有汉文帝陵,故此处也称霸陵。还有,霸上、霸头等等,也都是灞桥的别称。

灞桥这方水土的典故,人们耳熟能详的就有不少。

其一、霸陵尉之典。传说汉代名将李广老年,一次夜出霸陵打猎,带醉归来时夜已晚,亭尉酒醉,不让李广过桥。从人说是“故李将军”。亭尉说“今将军尚不得夜行,何况故将军”。李广只得宿于亭下。(见于《史记》)后遂成失势遭欺凌的典故,屡屡入诗。如辛弃疾《贺新郎》词:“千骑而今遮白发,忘却沧浪亭谢。但记得,霸陵呵夜。”陆游《北窗闲咏》诗:“夜出灞亭虽跌宕,也胜归作老冯唐。”也有用得隐晦的,如苏轼《铁钩行赠乔太傅》诗:“老去同君两憔悴,犯夜醉归人不避。”元好问《赠萧汉杰》诗:“射虎将军右北平,短衣憔悴宿长亭。”又形容仗势欺人,如杜甫《南极》诗:“乱离多醉尉,愁杀李将军。”陆游《乌啼》诗:“夜夜扶归常烂醉,不怕行逢霸陵尉。”又指称旧时的官员,如陆游《余为成都帅司参议成将军汉卿为成都路兵钤相》诗:“山中岂识故将军,但怪英姿凛不群。”

其二,为“驴背行吟”之典。据元代文学家马致远所创作的杂剧《风雪骑驴孟浩然》载,孟浩然,家居襄阳,人称孟襄阳,在长安时,曾于风雪中骑驴过灞桥,探梅寻诗。后成为诗兴、诗料或寻梅作诗之典。如马致远《拨不断》曲:“孟襄阳,兴何狂,冻骑驴霸陵桥上。”张可久《朝天子·山中杂书》曲:“蹇驴,和酒壶,风雪梅花路。”据史料记载,唐朝有个叫郑荣的宰相,善于作诗,朋友和幕僚经常向他索要新诗。一次,又有人登门问他“近来有新作吗?”郑荣有些不耐烦了,回答说“诗思在灞桥风雪中驴子背上,这里哪能得到!”原来当时的灞桥是京都人们送亲友迎故旧的地方。这里经常是车来人往,热闹非常。送别的折柳相赠,举杯饯行,迎归的喜出望外,置酒洗尘。各种各样的人物,各种各样的情景,曾激发诗人写下了感人肺腑的好诗。郑荣说在灞桥风雪中驴子背上,才有诗思,正是看中了这个环境,也留下了“诗思在驴子背上” 的美丽传说。这也从另一方面说明了,灞水、灞桥、灞柳这些灞桥独有的传统文化特质和元素,构成了灞桥地域文化的核心要素。

其三,“金屋藏娇” 这个故事早已广为流传,历代诗人对这段帝王恋佳人的故事题咏不绝。李白有“请看陈后黄金屋,寂寂珠帘生网丝。”白居易有“岁暮望汉宫,谁在黄金屋?”王安石有“君不见咫尺长门闭阿娇,人生失意无南北。”金屋藏娇作为典故自此就和汉武帝刘彻和他的第一任皇后陈阿娇分不开了。只因当初刘彻在儿时的一句金屋藏娇的戏言,在他坐上皇位之后履行了自己的诺言,为阿娇备下了一坐金碧辉煌的宫殿,阿娇被废后,迁往长门宫(坊传在今日新筑街办新寺村西),她不甘心就此落寞,想要唤醒丈夫刘彻的记忆,重拾旧梦,逐辗转花重金向大文士司马相如为自己作赋名为《长门赋》,以期挽回汉武帝的旧情,也为后人留下了一段凄美的传说。

其四,药卖韩康无二价之典。 韩康,字伯休,一名恬休,京兆霸陵人。家世著姓。常采药名山,卖于长安市,口不二价,三十余年。时有女子从康买药,康守价不移。女子怒曰:“公是韩伯休那?乃不二价乎?”康叹曰:“我本欲避名,今小女子皆知有我,何用药为?”乃遁入霸陵山中。医之所得,除钱物外,其积德行善,快然于心,上庇父母,下荫子孙,其利不亦大乎!这一典故,为我们后来的公平交易树立了典范,也成为灞桥文化的重要特质。

其五,东陵瓜邵平之典。邵平是秦的东陵侯, 汉灭秦之后,汉高祖刘邦并未再起用这位昔日的东陵侯,致使他沦为布衣,只好在如今邵平店这个地方种瓜卖瓜为生,他种的瓜味道极为甜美,世人为纪念他,取名"东陵瓜"。据《史记·萧相国世家》中记载,邵平这个人极富有政治头脑。汉11年(公元前196年),陈豨河北反叛,刘邦亲自率领大军从关中邯郸去讨伐。淮阴侯韩信在长安被人告谋反,吕后即用萧何计策,诛杀了韩信。刘邦在前方听说韩信已被诛杀,立即派使臣拜萧何为相国,益封5000户,令500名士兵保护他。当时各位朝臣听到这一喜讯,都纷纷前来向萧何表示祝贺。但唯有邵平却单独对他说:“你的祸事到了。”他向萧何解释说,你都不想想,你在关中后方,有谁会来攻打你,要500名士兵干什么用,其实是那位疑心太重的刘邦,怕你与韩信一样,在后方谋反,所以是让他们来监视你的行动的。萧何听后,大惊失色,问邵平该怎么办?邵平向萧何献计说,让他将所有的封物一一辞掉,并将自己的家私献出来支援前方,将自己的亲属都送往前线去打仗,这样刘邦就放心了。萧何按照邵平的谋略去办后,刘邦果然大喜,从此更加信任萧何了。今天,邵平种瓜所在的邵平店村,已发展为有1000多户人家的大村落,但在这么多的人口中,居然没有姓邵的人家。但也许是祖祖辈辈邵平店村人,出于对那位创建这个村庄的邵平之尊敬与缅怀吧,一直将这个村名沿用了2200多年,这在我国历史上,是极为少见的。

其六,焚书坑儒的传说。焚书坑儒发生在中国古代的秦朝。公元前221年,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大一统的中央集权王朝--秦朝建立。由于当时社会上百家争鸣,严重的阻碍了秦始皇对征服的原六国民众思想的统一,并威胁到了秦朝的统治。公元前213年秦丞相李斯进言,说愚儒“入则心非,出则巷议,非主以为名,异趋以为高,率群下以造谤。”于是,秦始皇为了统一原六国人民的思想,于当年开始销毁除秦记以外的所有六国史书和私藏于民间的《诗》《书》,一直到公元前206年秦朝灭亡,史称“焚书”(臣请史官非《秦记》皆烧之。非博士官所职,天下敢有藏《诗》《书》、百家语者,悉诣守、尉杂等烧之。有敢偶语《诗》《书》者弃市。而在焚书开始的第二年,即公元前212年,秦始皇在当时秦首都咸阳将四百六十余名术士坑杀,即为所谓的“坑儒”。两件事合成“焚书坑儒”。焚书坑儒的遗址现位于灞桥区洪庆山境内。又名叫鸿儒谷或称秦坑儒谷,是当年秦始皇焚书坑儒事件中坑杀儒士之地(现洪庆堡)。鸿儒坑是一条深七八十米,长约1公里,底部宽约30--50米左右的土质峡谷,因地下有地热,赶上气候温暖的年景,初冬季节瓜果仍能生长。公元前212年,秦始皇逮捕了460名对他“焚书”不满的儒生方士,因人数太多,秦始皇决定将他们坑杀。当年初冬,为一举坑杀那些被捕的儒士,让人向他们说,天降祥瑞,咸阳东北的一条山谷中冬季结出了瓜果,请儒士们前来参观。秦始皇让人把他们带到鸿儒坑所在的这条土山谷中,儒士们怀着好奇心,争相一睹奇观。他们纷纷走进山谷,事先埋伏在谷顶两侧的士兵,将巨石、土块一起推下。一时间,谷内血肉横飞,鸿学大儒们一起葬身谷底。后世称这里为鸿儒谷,唐代曾在鸿儒谷外的山脚下修旌儒庙,近代曾在此出土唐代石雕文人像一座,系唐旌儒庙遗物。洪庆山西部的砚坟,是当年秦始皇虽然坑杀了反对他的儒生方士,仍余恨未消,他命人将儒士们的研墨的砚台集中埋葬在洪庆山西侧的一个山湾中(现砚湾村),八十年年代末期,当地人曾经从里面挖出了几百个大小不一的砚台。

其七,举案齐眉的传说。“举案齐眉” 出自《后汉书·梁鸿传》:“为人赁舂,每归,妻为具食,不敢于鸿前仰视,举案齐眉。”写的是汉代名臣梁鸿与妻子孟光相敬如宾的故事。据记载,梁鸿和孟光属扶风平陵人,二人婚后隐居在灞陵的深山里(现樱桃谷一带)。梁鸿每天劳动完毕,回到家里,孟光总是把饭和菜都准备好了,摆在托盘里,双手捧着,举得齐自己的眉毛那样高,恭恭敬敬地送到梁鸿面前去,梁鸿也举案齐眉的接过来,这样两人才开始吃起来。在当今社会,人与人之间相处往往在不自觉中有所变化,从相恋时彼此说话很注意分寸到相处已久后歇斯底里的直白表达方式,夫妻感情就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日渐减少,举案齐眉不仅仅告诉人们一种精神,也告诉人们生活的一种态度,生活在人群中举止言辞亦是一种生活的艺术,更是一种修养的体现。


返回首页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6  丨  Bazhou Area All Rights Reserved    

陕西省西安市灞桥区人民政府版权所有  丨  地址:西安市灞桥区纺一路169号  丨  联系电话:029-83524439

备案号:陕ICP备05008157号    网站标识码:6101110007陕公网安备 61011102000072号